SCI英文论文的审稿人给出“English should be improved”的意见,应该怎样回复?
2021年8月9日
投稿SCI学术期刊,如何回复审稿人意见?
2021年8月14日

七夕学术特辑|这份人类高质量狗粮,我吃就是了!

唐代诗人杜牧有诗云: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这不立秋刚过,天气转凉之际,恰逢七夕,那么就让芳老师在这一年一度狗粮品鉴大会召开时,给小伙伴们介绍五对神仙眷侣,科研事业与美好爱情双丰收,已经开始流下羡慕的泪水了。

1. 爱你,让我成为永远的拉瓦锡夫人 | Antoine Lavoisier & Marie Lavoisier

第一对夫妇是著名的现代化学之父拉瓦锡和他的妻子玛丽。不知道大家对初中化学书上的这张图还有没有印象?

芳老师初中上化学课时就对这张图,产生了疑问,拉瓦锡扭过头到底是在看谁呢?下面这张完整大图解释了我们的疑惑。

图源:wiki

拉瓦锡身边这位美丽的夫人正是他的妻子玛丽,图中的拉瓦锡手持笔正打算记录些什么,旁边还摆着实验仪器。我们都知道拉瓦锡发现了氧气,推翻了“燃素说”,实际上发现氧气这一伟大的发现是拉瓦锡和玛丽的共同成就。

玛丽·安娜·皮埃尔莱特出生于1758年的法国,是拉瓦锡同事的女儿。在13岁那年,玛丽嫁给了拉瓦锡,婚后拉瓦锡依然热切地扑在自己的科学实验中,玛丽也对科研产生了兴趣,由此开始了两个人共同科研的旅程。科研路上,拉瓦锡进行实验,玛丽则在一旁协助。与此同时,玛丽还负责翻译有助于实验的各类文献,还将拉瓦锡的实验报告从英文翻译成法文,促进了实验成果传播和交流。在当时艰难的实验条件下,为了让世人可以进行相同的实验来验证实验结果的正确性,玛丽将实验器材及具体数据都记录下来。

玛丽的手稿|图片来自于网络

正是夫妇二人的共同协作,氧化学说才彻底推翻了燃素说,化学继续蓬勃发展起来。法国大革命时,拉瓦锡死于政治斗争,狱中还给妻子留下一封信,鼓励妻子。玛丽之后再嫁也没有改过自己的姓氏,世人一直称她为拉瓦锡夫人。(这该死的爱情,真令人艳羡!)

2. 无论事业的荣耀还是坎坷,我们都并肩一起走过 | Irène Joliot-Curie & Jean Frédéric Joliot-Curie

下面,让我们把目光转向科研成就斐然的居里夫妇。

注意哦!芳老师在这里并不是要介绍为人熟知的玛丽·居里和她的丈夫,而是继承了他们的智慧与志向,也投身于科研之中的他们的女儿伊雷娜·约里奥·居里和她的丈夫约里奥·居里

1935年实验室里工作|图源:wiki.com

1934年,伊雷娜发现了人工放射性物质,并对裂变现象进行研究。后来,二人因共同致力于合成新的放射性核素研究获得了1935年诺贝尔化学奖。1948年,夫妻还一起领导建立了法国的第一个核反应堆。人造放射性核素的发现也为第一颗原子弹的制造提供了重要的启示,人类历史上第一颗原子弹的制造程序便是按照伊雷娜的人造放射性元素相关理论来进行的。但夫妇作为两次世界大战的亲历者,热爱和平,反对核武器的研发,这一观点触犯了法国当局,接连被迫退出法国原子能委员会。令人伤心的是,由于当时防护设备的缺失,伊雷娜在做研究期间因患白血病于1956年逝世于巴黎。

1940年夫妻合影

3. 希望我的发现都与你有关 | Wilmatte Porter Cockerell & Theodore Dru Alison Cockerell

身为植物学家的维尔马特(Wilmatte)于1900年与生物学家西奥多(Theodore )结婚。1901年,西奥多以妻子的名字命名了他发现的一种海蛞蝓,这种行为在往后的日子里也很常见,他们一起参加了许多研究和实地考察,发现并收集了大量的昆虫标本和其他生物体,夫妻还共同组建了一个大型的自然历史电影私人图书馆,他们向大众展示这些电影,呼吁公众共同参与环境保护事业。

1935年两人在一起

4. 即使别人轻视你,我始终欣赏你 | Gerty Cori & Carl Cori

格蒂(Gerty)出生于布拉格,她的名字来源于一艘奥地利军舰(布拉格当时为奥匈帝国所属,现在属于捷克共和国)。在那个女性在科学领域被边缘化、受教育机会很少的时代,格蒂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医学院的录取,在解剖课上遇到了卡尔(Carl)——她未来的丈夫;他们与1920年毕业后完婚。二战前夕,由于欧洲艰难的环境,这对夫妇于1922年移民到美国。

移民到美国后,格蒂始终保持着对医学研究的兴趣,在实验室里与卡尔共同合作。由于女性在科学领域的地位低,雇用机构并不愿意同时提供卡尔和格蒂工作,但是卡尔始终相信和欣赏他的妻子,坚持继续他们的合作。事实证明格蒂确实如她的名字一样,像军舰一样强大。1947年夫妻两人与阿根廷生理学家贝尔纳多·侯赛因(Bernardo Houssay)因发现糖代谢中的酶促反应而共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实验室里共同工作

5. 是最亲密的爱人,也是最合拍的搭档 | Mary Leakey & Louis Leakey

玛丽·利基是一位英国古人类学家,她发现了第一块原康修尔猿(Proconsul)头骨化石——原康修尔猿是一种已灭绝的猿类,被认为是人类的祖先。在她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她与丈夫路易斯·利基在奥杜威峡谷(Olduvai Gorge)工作,他们在那里发现了古人类的化石和最早的人类。即使峡谷地处东非坦桑尼亚,条件恶劣,怀着相同理想的两人依然坚持工作。1972年,丈夫逝世后,玛丽接替丈夫的职位,成为奥杜威地区的发掘主任。即使里基已经不在了,但玛丽依然在追寻两人共同的梦想。

玛丽和路易斯在奥杜威峡谷

科研路总是艰辛而漫长,在这路上有志同道合的爱人并肩前行,再辛苦也有别样的浪漫。芳老师也祝大家七夕节快乐呀,愿有情人终成眷属。最后如果大家喜欢这篇文章,请多多点赞和喜欢,拜托~


喜欢记得点赞收藏转发!双击屏幕解锁快捷功能~

如果大家对于SCI/SSCI期刊论文发表」「SCOPUSCPCI/EI会议论文发表」「名校科研助理申请」等科研背景提升项目有任何想法的话,十分欢迎大家来戳一戳InVisor芳老师(一般人芳老师是不会告诉ta客服微信滴:invisor003)❤️

评论已关闭。